文章库

上半年国企效益增幅超20% 中小民企居利润洼地

来源:http://news.sohu.com/20110722/n314246573.shtml


中新网7月22日电(财经频道 陈璞)今年上半年,传统行业中的中小民营企业备受银根紧缩和通胀压力的困扰,由于利润空间被挤占而处境艰难,与之相比,部分国有大中型企业却赚得盆满钵满。

  根据财政部7月19日所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累计主要效益指标同比继续保持20%以上增幅,其中,实现利润总额11256.8亿元,同比增长22.3%。

  中小民营企业与国有大中型企业相比,效益差距为何如此之大?

传统行业难赚钱 多重压力下中小民企遭遇发展困境

  在2011中国(重庆)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披露说,中国民营经济总量已占到GDP的50%以上。而据发改委7月21日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持续较快增长,所占同期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也已经达到58.8%。

  尽管如此,大部分中小民营企业所赚取的利润与国有大中型企业相比却是相形见绌。

  去年8月,工商联公布了“2010中国民营企业500家”榜单。工商联的调研数据显示,中国500家最大民营企业的利润加起来还不如中国移动和中国石油2家央企的净利总和,而这500强企业中,有308家来自制造企业。

  与国有大中型企业相比,中小民营企业大多集中在加工制造业的低端环节,产品附加值低、利润空间小。正因为此,它们对于经济环境的变化也甚为敏感。今年以来,通胀压力不断加大,银根又再次紧缩,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中小民营企业感到难以为继。

  《广州日报》7月19日报道称,该报东莞新闻热线近半个月来,关于企业倒闭或者工人讨薪的消息急剧上升一倍有余。而随着资深玩具企业“素艺”和纺织企业“定佳”的突然倒闭,更是让东莞企业界开始担忧“制造业寒流”是否再次来袭。

  在长三角,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据《理财周报》6月27日的报道,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会长周德文估计,40%的中小企业在年底会处于半停工状态,如果外部环境和政策方向在下半年没有发生改变,那下半年半停工的中小企业将会增加20%。

  人民币升值、工资上涨、原材料涨价,这三大因素已经联手挤占了中小企业微薄的利润空间,而融资环境的恶化则进一步把许多中小企业推向了绝境。

  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在近日公布的2011《国际商业问卷调查报告》中称,受紧缩政策的影响,截至到6月底的数据显示,31%的企业认为融资变得更加困难,而这一数据较2010年上升了19%。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兼董事长徐华表示,2011年上半年,部分中小企业面对订单减少、成本增加及融资困难的多重压力,发展遇到困境。

利润空间被挤占 部分企业利用主业套现转投资产市场

  由于投资制造业等传统产业钱难赚,大量的民间资本开始转而流向楼市和金融市场。

  据2011年7月19日《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浙江省工商联研究室主任周冠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目前大部分大型民营企业的资本配比基本为主业、房地产、金融证券投资三分天下,随着后两块投资比例越来越高,而且收益可观,已经进一步限制了民间资本对主业的投资。

  典型如宁波雅戈尔集团,作为国内最大的服装类企业,却被浙江资本界戏称为“最不务正业”的企业,因为目前其在房地产业和股权投资领域的投资比例和收益早已超过传统服装业。

  为了追逐高额利润,不少制造业企业开始把主业作为融资平台,套取资金后再投入资本市场。

  “太多中小企业采取机会主义做法,投机性太强。负债率过高,遇到一点波动就出事,不足为奇。这个特点,浙江私营企业最为突出。”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梅新育在7月20日接受采访时告诉中新网财经频道记者说,很多中小企业背负着银行贷款、民间借贷、企业三角债,负债率很高,并且大量挪用资金投入资产市场投机,只要销售和现金流稍有差池企业便陷入困境。

  据《经济参考报》在今年1月7日的报道,福建七匹狼控股集团执行总裁陈欣慰认为,传统制造业企业采取这样的资本布局也是不得已为之。一方面,一般性制造业总体的平均利润在15%左右,劳动力、原材料等成本上涨和外商压价,加上人民币升值,几乎把利润抵消殆尽;另一方面,传统产业市场份额基本划定,扩大产能和市场布点未必就能增加多少市场份额。

  对于这样的结果,杭州市萧山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倪国田曾在去年4月向《人民日报》记者坦言,表面上看是民间资本的钱太多了,实质上还是民间投资的范围太窄了。高利润行业限制太多,民间资本很难进入。

  今年4月,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高蕊也在《中国中小企业杂志》上撰文称,保守估计,民间资本最为活跃的温州地区现在有8000亿元民间资本没有出路,和企业发展中最大难题之一的融资难形成鲜明的对比。究其根源,还是民营资本投资出路少。文章还称,在全社会80多个行业,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的只有41个,民间投资在传统垄断行业和领域所占比重非常低。

占据垄断行业 国企触角再向产业链两端延伸?

  7月7日,财富中文网发布了2011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我国有61家公司进入排行榜。这61家公司多在石化、电力、金融、钢铁、电信、交通运输等领域,去年总收入28906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47.8%。而这其中,只有深圳华为公司和江苏沙钢集团两家是民营企业。

  相比民间投资领域有限,一些垄断行业却在不断扩张。

  2010年,国家电网就先后将许继电气和平高电气纳入麾下,此举也引来了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的强烈反对。

  中机联一度通过《中国工业报内参》向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等机构呼吁制止国家电网的收购行为,认为收购上游制造商企业,形成自产自销的模式,有垄断之嫌,并可能对行业中的其他企业发展造成伤害。

  很多企业也开始担心,如果垄断行业都把“触角”不断向产业链的上下两端延伸,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很可能会越来越小。

  去年4月,《人民日报》就曾刊发中央党校专家的文章吁打破国企垄断。文章称,目前中国有些行业和业务既不关系国家安全,又不具有自然垄断性,但一些企业却依靠行政权力形成了垄断地位。文章认为,垄断的存在,侵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最终也将导致相关企业失去生机和活力。

  不过,商务部研究眼副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记者采访时则对垄断行业向民营开放有所担忧,他认为,国企本来就该集中到资本和技术密集度高的行业。垄断行业假如交给民营企业,只会因为产业集中度大大降低,谈判地位急剧衰弱而导致向国外付出更高代价进口资源,同时,一部分已经跻身世界前列的产业也可能因此被扼杀掉。

​文章分类:

© 2018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公民力量

  • Twitter Clean

Follow us on Twitter

  • c-youtube

Follow us on Youtube

  • w-facebook

​Follow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