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库

“与狼共舞”的中国民营企业

来源: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8/09/15/1994616.html


近段时间天朝突然妖风四起,和尚开始升国旗唱国歌;企业家们接二连三穿八路军装表忠心;政府网站上有人要求爱国者主动放弃养老金;央媒语重心长地呼吁老百姓共克时艰;最近又有专家学者发文称私营经济应该离场,开始吹“公私合营”的风。


  中国的专家学者差不多已经成为笑柄,三天两头给老百姓弄点既可笑又可气的笑料。这个叫吴小平的人也不另外,一面鼓吹国家资本主义,又一面说要经济自由化,哪怕刚入门经济的学生都知道,政府干预地越多,经济就越不自由。


  接着又一面大兴重商主义,一面说要警惕重商主义。就连知名犬儒管清友,都大大方方地承认过中国搞的就是重商主义。最后,为了让私有经济屈服于国家意志,竟然拿出了二战时德日等法西斯化的国家为例子,试图把国家和人民拖入毁灭前的疯狂,真的是其心可诛。


  其实这些伪专家学者说的话,是没什么可较真的,权当放屁。但是这些“伪类”背后都有着极其强大的组织为靠山,他们放出人模人样的学术僵尸,大势吹风,就不得不让人为之警惕。


  记得去年就有个教授鼓吹消灭私有制,结果在大半年时间内,就有数十万家民企在环保风暴下被消灭了。接下来社保入税又已成定局,几乎就是插向民企大动脉的一针血管,不知会有多少企业为此毙命。眼下又吹起了“公私合营”的风,想必大企业要首当其冲,率先为国捐躯了。


  这里事先声明,我不搞企业,也不为任何企业服务,我之所以在此发声,完全是因为这一系列妖风触发了我个人的危机意识。1954年,新中国为实行共产主义建设开始执行公私合营,结果生产力遭遇重创,仅仅四年后就爆发了大饥荒,持续三年,饿殍遍野,可谓满目苍夷。


  一次大饥荒的实践可能尚无法检验共产主义真理,于是接下来又经历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等等多项运动,越穷越作,越作越穷。最后直到伟人驾崩,中国迎来改革开放,承认了私有经济的地位,才真正一步步富了起来。


  改革开放,开放的其实就是私有经济,如此,便与国际资本接轨,参与到全球化的经济发展中。如果没有40年前的改革开放,现在中国的样子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而眼下突然吹起私营经济退场的妖风,这已不仅仅是倒车,更将是一场灾难。


  就在吴小平为“公私合营”吹风的期间,我恰好注意到陈有西律师的一篇文章(演讲稿)。这里还有个渊源,之前有个读者突然留言告诉我,说陈有西律师在微博上推荐了我的一篇文章。其实我圈子很小,基本就属于“独狼”式的那种,所以认识的人真不多,就特地去搜了一下。发现还真是个不小的人物,京衡律师集团的董事长,经手的都是大案子。


  然后通过他文中所述的几件案子,让我目睹了中国民营企业在特色社会的舞池内,一幕幕,与狼共舞的凄怆画卷。


  “他把公司全部搞好了,几个亿的投资飞机租好了,空姐找好了,飞行员也招好了,航线也批出来了,机位也租下来了,已经正常运营的,武汉市政府办公厅说,你这个航线要给国家。”


  比如他文中提到的东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兰世立,因为动了国有垄断经营的奶酪,他投资数亿的航空公司,被武汉政府要求将航线让给国家。索要未果后,地方政府以一纸文件强制执行禁飞,结果导致东星航空公司面临每天数百万的损失。


  兰不服,与政府理论,结果被抓,还被安了个故意欠缴税款罪,给判了四年。随后,地方政府对东星航空公司强制执行破产,期间一家美国公司打算接盘,但人民法院不允许其破产重组。


  而后兰世立为了救东星航空公司,迫不得已把他的东盛房产进行抵押,结果十多亿的资金又被骗了进来,以3.25亿抵押给了一家融资公司。后来对方又变脸说要股权转让才行,得逞之后又仅仅支付了八千多万,随后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完成侵吞,最后被湖北高级法院判定为有效交易。就这样,近二十亿的资产就被区区八千多万给撬走了。


  另外一个案子是关于前广州首富张克强的,是个风投专家。当时云南政府有个国企项目(青海盐田),找上了这个张克强。张拿出3亿入股,结果一不小心这个盐田项目上市了,最高时达40亿。于是云南政府觉得亏了,为了拿回来,就以国有资产流失的名义把张给抓了,判了三年。


  还有一个民营企业家,广东打黑第一大案的王军华。当年政府求着他去承包11.5万亩的海面,王拿过来作海贝养殖,一直合法经营。后来也增值了,政府说要收回。王不肯,结果被抓了起来,连同12名养殖工人,说他们是海霸,强买强卖,欺行霸市,就这样都被打成了黑社会······


  看了陈大律的这篇文章,我当时感触颇深,突然想起以前一名老企业家说的一句话,他说我们搞企业的,其实都是有罪的。


  不单单是陈律师所述案例,就以中国现在的税制和税率,企业如果不避税漏税做假账,几乎就难以存活。政府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因为他就是要抓住你的把柄,可以随时治你的罪,从而让你乖乖地与狼共舞。


  所以日后这“公私合营”若真突入袭来,应该是没有几家企业能够幸免的,强如马云,不也识趣地退休了。


  如此,在经历了一番虚假的民进国退之后,中国又将再次落入公有制的深渊。委内瑞拉式的魔咒,也将重新回到东方。


  其实他们也未必相信那些主义,只是社会再次站上变革的岔口,只有前后两条路。他们可以往前一步,修正错误走向文明,也可以退后一步重回封闭落后。但是落后和封闭显然更适合权力的野蛮生长,如此想来,我们又何尝不是与狼共舞的一代人!

​文章分类:

© 2018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公民力量

  • Twitter Clean

Follow us on Twitter

  • c-youtube

Follow us on Youtube

  • w-facebook

​Follow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