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库

中国民企仍然难以获得融资

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1205?archive


随着中国政府努力降低经济对债务的依赖,民营企业受到信贷紧缩的冲击。政府近来采取措施,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北京一家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秦楠(音)需要借款至少500万元人民币(合74万美元),以增加公司的空气净化器和空调器产量。但由于他的公司拿不出等值的房地产和其它资产作为抵押,国内银行只愿意放贷200万元人民币。


“我们拿不出更多的抵押品,因此(靠银行融资)是一个死胡同,”秦楠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们以每月高达3%(即每年36%)的利率,从私人渠道拿到过桥融资,但很快就还清了贷款。”他说,他目前正在探索进一步融资的“所有可能渠道”,包括私人股本公司。


不久前,秦楠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民营企业当中,这种不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随着中国政府努力降低本国经济对债务助燃刺激政策的依赖,民营企业受到了信贷紧缩的冲击。如果这些企业的抱怨得不到解决,对于中国官员们而言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因为他们正努力避免经济增长急剧减速。周一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速降至6.6%的28年低点。


包括外商投资企业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总产出中的占比达到一半以上,在税收收入、研发支出、城镇就业和出口中的占比介于50%至90%之间。


但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其有关中国经济的最新著作《国家的反击》(The State Strikes Back)中引用的官方银行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国有银行发放的新增贷款中,只有11%流向非国有企业,80%以上流向国有企业(SOE)。2012年——也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的前一年——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分别获得了52%和32%的新增贷款,其余部分流向了集体所有集团,以及其它无法明确归入国有或民营范畴的企业。


这种不平衡,加上习近平对于做强做大国企的热情,以及他一再告诫“党是领导一切的”,令许多民营企业家和其他支持更大胆经济改革的人士感到沮丧。


直到不久前,中国的民企还可以利用本国庞大的影子银行部门的资金生存下来。但随着以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国官员加大稳定非金融企业债务的力度,影子融资开始枯竭。据估计,非金融企业债务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约为300%。


习近平和刘鹤似乎低估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对华全面贸易战(这场贸易战削弱了投资者和民营部门投资)的意愿,以及他们迫使国有控股的国内银行向非国有企业加大放贷的能力。


“在一个非国有企业占比达到50%的经济体中,习近平不可能无限制地压制民营部门,”龙洲经讯(Gavekal)中国研究主管白安儒(Andrew Batson)说,“在2018年末的某个时刻,我们似乎达到了这个极限。”


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现在认为,掌舵中国经济的官员需要卸下刹车上的压力,转而轻踩油门,尽管不应诉诸于北京方面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采取的“大水漫灌式”刺激。


“是的,我们应该努力稳定(整体)杠杆率,但你不能一下子降低(整体)负债率,”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经济学家、央行前顾问余永定说,“这是错误的。增长对中国仍然非常重要。没有增长,一切都会变得更糟。我们只能容忍一定程度的放缓。”

高层官员似乎认同这一点。“我们提出保持中国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这就意味着我们允许经济增速有一定的弹性浮动,”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今年1月17日说,“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断崖式下跌’。”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非同寻常的共同亮相中,李克强和刘鹤走访了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中三家的北京总部,并就“普惠金融”以及支持中小企业的必要性召开了座谈会。


李克强和刘鹤的高调表态得到了官媒的全面报道。数小时内,中国央行宣布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释放8000亿元人民币(合1170亿美元),以刺激银行向中小企业放贷。


就在李克强和刘鹤发出上述警告的仅仅两个月前,习近平在11月1日与中国一些最富有的企业家举行一场同样得到大肆宣传的座谈会,承诺将“坚定不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在那次会面之后的几周内,以刘鹤为首的一个金融监管委员会向全国各地派出了巡视员,调查国有银行与民营借款企业之间的信贷“传导机制”为何不起作用。


总部位于北京的桔子水晶(Crystal Orange)连锁酒店的创始人吴海表示,一个问题是,即便某家银行的风控委员会批准了一笔贷款,最终责任仍落在向他们报告贷款申请的信贷员头上。“如果贷款出现违约,就会让信贷员来承担责任,”他说,“所以(信贷员)只会遵守规则。”


与秦楠一样,吴海在与国有银行打交道时也遇到了困难,因为桔子水晶租用(而非拥有)其经营的酒店,只能凭其现金流借款。吴海转而求助于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等私人股本投资机构。结果凯雷成了桔子水晶的最大股东,最后于前年以36.5亿元人民币把桔子水晶卖给了与其存在竞争关系的另一家中国连锁酒店。


如今,依仗这笔交易带来的大量自有现金,吴海开始投资于一家高档卡拉OK店和其它企业。然而,就在中国最高层领导人试图安抚秦楠等企业家之际,同在北京的秦楠仍忧心忡忡,为筹集资金发愁。


“(支持民营行业的)政策的落实需要时间,”秦楠说,“所以,就目前而言,我们没有感到轻松。”


译者/何黎

​文章分类:

© 2018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公民力量

  • Twitter Clean

Follow us on Twitter

  • c-youtube

Follow us on Youtube

  • w-facebook

​Follow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