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库

习近平座谈民企 透露中国“选股”策略

来源:http://economics.dwnews.com/news/2018-11-02/60095412.html


此次民企座谈会,习近平实际是在用一种自我检讨的方式,提出了对于民营企业的要求,以及中共的保证(图源:VCG)


1 习近平的“选股”策略


在此次座谈会上,一句“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成果”,习近平就将中国整个40年的民营企业改革进行了政治定位,并且将整个市场经济划归到中共治下。中共的指挥棒依然是中国经济的决定因素。


正如投资者选择股票一样,习近平正在为中国投资制定“选股”策略。 按照此次座谈会上习近平的讲话原文—— “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可以实施普惠性税收免除” “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前景的民营企业进行必要财务救助” “做爱国敬业、守法经营、创业创新、回报社会的典范。” 习近平针对民营企业的“选股”策略已经十分清晰。首先,鼓励小微企业发展,这更多是出于促进就业的考虑。其中,习近平重点关注了科技型初创企业。维护来自民间的创新和进取精神,建立对应的投融资平台,而不是让其沦为地方政府的压榨对象或是资本炒作的工具,这将是中国经济和地方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 同时,中国政府将对优秀的民营企业进行定点扶持和救助。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环境保护、核心竞争力,以及国际竞争力,等等几项指标将成为中共筛选企业的参考。


尽管,这些指标原本就是在市场竞争中不需要特意提及的内容,但是,在目前中国“市场失效”,巨额金融资本严重侵蚀实体经济的大背景下,有前景、有潜力、实实在在做实业的企业,正在遭到逆向淘汰。尤其在中共发起的“金融改革”“资本出清”的过程中,更加大了对部分优秀民营实体经济的“误伤”。 因此,中共已经决定出手,就像40年前的改革那样,打破所有制的束缚,除了为国有企业充当投资人外,也开始准备为民营企业提供投资和风险担保。


2 突破所有制的界限  只有中国股


有观点认为,此次座谈会是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下的权宜之举。其实,并不尽然,这更像习近平针对下一阶段经济改革的施政阐述。 “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习近平用了这样近乎直白的表述,其实是突破了国家与所有制的界限。只要是“绩优股”,就是习近平“投资策略”的首选,而不分什么“国有股”,还是民营企业。 这意味着,下一步将有大量国有企业资金、财政资金投入民营企业,大量国有垄断行业也将向民企开放。对于到时候,国有救市资金是否退出,在习近平看来,这更多的是一个财务问题。在中国,只有中国股。


最关键的是,对于“自己人”的确定,对于如何突破“国家与所有制的界限”,习近平同样在此次座谈会上,提出了条件——“爱国敬业、守法经营、创业创新、回报社会”“讲正气、走正道,做到聚精会神办企业”这些看似空洞的政治口号,其实大有深意。


按照中共信奉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一部分企业在富裕之后,在掌握了大量资本之后,其实并没有“聚精会神”的办企业,更没有选择回报社会。有的在进行金融投机,有的在进行政治投机。大量“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教条和“极左”的政治理念,显然都不是习近平口中的“正气”和“正道”。 即便是民众选购股票还不希望遇到“老鼠仓”,更何况国家“选股”,当然也不希望同床异梦,养虎为患。


此次民企座谈会,习近平实际上是在用一种自我检讨的方式,十分谦逊、委婉的对民营企业家提出了关于“自己人”的邀请,以及中共的保证。 这就和职场中的情况一样,当一个老板以自我批评的方式,对员工提出保证,并变相的提出批评与“自己人”的邀请时,大多数人都应该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3 “企业案例”进行“选股”说明


为了更好地说明,在此次民企座谈会上,中共还精心挑选10家民营企业的代表进行发言。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习近平在利用“企业案例”进行“选股”说明,或者说就是一次罕见的集体“荐股”。


按照在此次座谈会发言的10位企业家座次顺序依次是: 第一位,刘积仁,东软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是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上世纪80年代末留美回国的技术专家与创业者。按照刘积仁的观点,只有将公司命运与国家前途高度关联,坚信国家的进步,才最终抓住了市场机遇,成就了企业的发展。


第二位,鲁伟鼎,中国民营企业第一代代表人物鲁冠球之子,典型的“创二代”。在其父鲁冠球,成功将万向集团打造成中国汽车零配件企业巨头之后,鲁伟鼎子承父业,将万向集团带上国际化发展的道路,已将舍勒、洛克福特、A123等汽车零配件巨头纳入麾下,成为福特、克莱斯勒、通用等汽车企业的零配件供应商。


第三位,王小兰,时代集团公司总裁。其带领的时代集团公司则是中国著名的高科技企业之一,主要涉足检测仪器、焊接设备、智能型变频器、配电自动化、应用软件五大领域。


第四位,孙飘扬,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是从一名国有制药厂技术员起家的企业家。他不仅在当年企业濒临倒闭的情况下临危受命,抓住了中国政府对于抗癌药物异环磷酰胺的专利转让契机,带领企业走出困境,并最终通过国有企业改制,完成了最初的财富积累。更关键的是在改制后,孙飘扬并没有受财富所累,而是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新药研发之中。2000年,在孙飘扬的带领下,恒瑞成功研制出抗肿瘤药物奥沙利铂。可以说,孙飘扬的案例在中国民营企业家中具有十分典型的意义。


第五位,卢勇,星箭特种玻璃有限公司总经理。其拥有从买菜小贩,到制造中国航天特种玻璃的传奇创业经历。在卢勇的带领下,星箭公司打破中国OSR玻璃基片完全依靠进口的局面。


第六位,汤晓鸥,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系主任、商汤科技创始人,典型的高科技“海归”创业人士,致力于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原创技术的创新研发。


第七位,刘汉元,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从当年贩卖渔业饲料,通过产业转型,逐步发展成为中国光伏产业领军人物之一。


第八位,谈剑峰,众人科技董事长,白手起家,密码奇才,与团队牵头制定了动态密码领域的国家标准和相关行业标准。


第九位,刘屹,安徽艾可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放弃了美国的优渥生活和事业,“裸归”回国创业,专注于发动机尾气净化产业。


第十名,耿哲,和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从事智能计量仪表及系统的研发,算是信息产业的后起之秀。


刘积仁、鲁伟鼎、王小兰、孙飘扬、卢勇、汤晓鸥、刘汉元、谈剑锋、刘屹、耿哲,从这10位企业家代表的行业领域来看,他们来自不同的领域:包括信息安全、汽车零部件、节能设备、医药行业、特种材料、人工智能、环保产品和信息产品等9个领域。这九大领域无疑将成为中国政府支持的重点。对于拥有高科技、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无论现实有多困难,只要坚持下去,显然将成为中国政府下一步主要资金支持的对象。


与此同时,这些企业家的背景来看,习近平似乎也正在向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传递着另一个更重要的信号。无论是“海归”创业,还是草根起家,无论是子承父业,还是来自国有企业管理层收购形成的民营企业家,没有什么门第之别,也没有所谓的原罪,只要专心主业、拥有技术优势和创业精神,并且坚信国家的进步,就将得到中共的认可和支持。这也许就是习近平针对民营企业的“选股”策略。

​文章分类:

© 2018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公民力量

  • Twitter Clean

Follow us on Twitter

  • c-youtube

Follow us on Youtube

  • w-facebook

​Follow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