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库

党刊鼓吹消灭私有制 习近平要回归计划经济吗?

来源: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1/zhangjie/4_1.shtml

2013年5月人大法学院杨晓青教授就在《红旗文稿》杂志发表了反对宪政的文章《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引起舆论哗然。后法学院被迫对其清理门户。


近日,党刊《求是》杂志旗下的《旗帜》栏目官方微博刊登了人大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周新城教授的大作《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一文,又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很多网友认为该文观点极左,颇有文革遗风,因为在文章尾部,这位年届84岁的周老先生还不忘喊句文革口号“革命理想高于天”。


周老先生的文章主要有以下观点:


1. 共产主义就是要消灭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明确称:“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指生产资料公有。实现生产资料共同占有,必然要消灭私有制。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是共产党人不能忘记的初心,也是共产党人必须牢记的使命。


2. 消灭私有制是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趋势。生产社会性与私人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是资本主义社会一切弊病的总根子。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必须用生产资料公有制取代资本家的私有制。


3.所有制问题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要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利用私有制,发展经济,为最终消灭私有制创造条件,这是历史的辩证法。


4.当前,围绕要不要坚持和发展公有制、逐步消灭私有制的斗争,集中表现在如何对待国有经济的问题上。2016年10月10日,习近平曾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必须不断发展壮大,这个问题应该是毋庸置疑的,而我们有的同志业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们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决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所有制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那就太天真了!


5.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不能凝固化、永恒化。

综上所述,周先生的文章总体表达这样的观点:中共的不忘初心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中共目前还不能消灭私有经济,因为还利用私有制发展经济,但终有翻脸的那一天。简要一句话:中共发展私有经济就是韬光养晦,一旦发展壮大,就要打土豪分田地,没收私有财产,实现公有制。习近平的初心和中国梦不是什么国富民强,而是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消灭私有制。周先生还在文章中对经济学家张五常和吴敬琏先生进行了点名批判。该奇文一刊登,立即引发舆论浪潮,其原因是文章观点鲜明,其次,十九大后人们一直在观察中共向何处去?该文至少给出周先生的答案。

江西财经大学教授华南师范大学张立建看完该文,夜不能寐,于1月15日凌晨2点在网络上发文驳斥该文章。张立建认为,周先生对制度理论的了解非常肤浅。制度大体上分为三类:解决人与人关系的政治制度;解生产过程中人与物关系的生产制度(包括经济体制);解决产品所有权的分配制度。政治制度具有正义性;生产制度具有效率特点;分配制度具有公平性,而周先生将制度主要理解为生产制度和分配制度。


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在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里,周先生文章的观点是正确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尽管恩格斯晚年表达了当年"消灭私有制"的提法过激的观点。他在临去世前写道:"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暴露出我们当时的看法只是一个幻想"。"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的程度";"这个基础在1848年还具有很大的扩展能力。"周先生的文章倒是赤裸裸地揭示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特征,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和私有财产。他给长期只顾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中国人提了一个醒。 第二,周先生的文章有意回避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共产党实现公有制的手段。《共产党宣言》在结尾时明确写道: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也就是说共产党人实现私有制的手段就是血腥的暴力革命,剥夺资产阶级的财产,不服从就刺刀见血。 第三,周先生的观点是极其错误的。为什么我说在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里,周先生文章的观点是正确的,但又认为他的观点是错误的,这是因为我认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就是错误的。国内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不敢说马克思主义是荒缪,只好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找到有力证据,以至于语焉不详。其实,没有必要绕圈子。周先生在一个错误的理论框架内,运用错误的理论进行论证,当然结论是错误的。因为马克思要消灭的私有制源于人的自私本性,共产主义之所以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反人性。胡平先生认为,早在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在批判柏拉图的共产主义时就指出,由于当今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私产社会中,他们发现这种社会里有许多罪恶,便误认为这些罪恶来源于私产制度本身,以为一旦实行共产,这些罪恶就可通通消除,人间就满是和睦与情谊。殊不知这些罪恶是导源于人类的本性,它们决不是共产制可以消除的。相反,共产制只会使这些坏事更多。这一点只是由于大多数人未曾身临其境故而感受不深罢了。 第四,以消灭私有制挑战人性的已任的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巨大人类灾难。张博树先生在《人性、历史、帝国的多重变奏——“十月革命”百年祭主义》一文中说,毛泽东晚年没有再搞类似“超英赶美”那样的经济胡来,却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向修正主义宣战,向私心杂念宣战,号召八亿人民都要“狠斗私字一闪念”,在所有领域“割资本主义尾巴”。这个巨大的乌托邦实验可谓既空前绝后,又荒谬绝伦。“改造人性”固然荒唐,以共产主义为名实施屠戮则更为可怖。这方面,柬埔寨红色高棉提供了一个“极品样板”。1975年柬埔寨革命刚成功,红色高棉就宣布要撤空城市,废除货币,关闭寺院,实行集体食堂制,彻底重构社会。在接下来的4年里,由于强制性大规模人口迁移、高强度劳动、政治镇压、内部清洗等原因,约100万人死于非命,而当时的柬埔寨全国总人口亦不超过800万!从经济意义上讲,否定人性势必遭到人性的报复。红色国家普遍存在的票证时代和短缺经济就是最好的证明。 习近平要回归计划经济吗?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周先生的文章就是习近平的授意,习近平就是要重回毛泽东的计划经济时代。但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为什么?因为中国早已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一个特殊的资本主义国家,程晓农和何清涟两位老师给它命名为共产党资本主义。现在控制中国经济命脉的就是红二代权贵家族,他们都是资本家。程晓农先生认为从制度转型的角度去看,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正式走向寿终正寝的准确时间点是1997年,因为从这一年开始,中国开始推行国有企业的私有化。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支柱之一是企业的国有制,而一旦国有企业的大多数都私有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就彻底解体了,而以企业私有为特征的经济制度其实就是资本主义。中国的私有化始自1997年下半年,到2009年基本完成。1996年全国国有工业企业为11万家,到了2008年底只剩下9,700家,其中还包括已经实行部分私有化、但政府仍控股的大型国企。中共的红色权贵们在短短的20到30年内如何从一无所有变成巨富家族群。


可见,习近平是不可能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里实现计划经济的。那他为什么有要大力发展国有经济呢?因为国有经济就是共产党的钱袋子、小金库,正是靠国有企业中国成了世界上最有钱和最腐败的极权政府。

(2018/01/23 发表)

​文章分类:

© 2018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公民力量

  • Twitter Clean

Follow us on Twitter

  • c-youtube

Follow us on Youtube

  • w-facebook

​Follow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