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库

论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

來源:http://www.sohu.com/a/155450249_498981



提要:xianzheng民主的基石是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正是这一原则限制了国王贪得无厌、剥夺了国王的专制权力,限制了政府权力而走进民主。可以说,这一原则,是文明与野蛮、民主与专制的分水岭。

1.财产所有权的起源

古以色列是最早实行土地私有制的国家。圣经说:任何人如果擅自改变土地疆界,必受神谴(申27:17)。《圣经》中有好几章节,都说到某些家族乃至个人拥有土地和牧场方面的私产。在圣经中,“十诫”规定“不许盗窃”,“不可贪图别人的房屋;也不可贪爱别人的妻子、奴婢、牛驴或其他东西。”这就是申明了“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的真理。


所有权概念起源于罗马法。它是指所有人除了受自身实力和法律限制外,就其标的可以为他所想为的任何行为的能力。因此,所有权意味着绝对性、排它性、永续性的财产权利。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起源于罗马共和国时代的罗马法。罗马人最先确立了私有财产的权利,把私人权利看成是国家权利的最高准则,国家必须尊重个人的权利。在罗马法中,私有财产物(res in patrimonium)有明确的定义,与非私有财产物对称,是指构成个人财产的物。《十二铜表法》明确规定宅地及其周围二尺半宽为家族私有,后来土地逐渐成为完全的私产。


古罗马对土地财产的保护非常严格,一个人对自己的土地所有权效力可以达到天上天心、地下地心。有个人到法院去起诉他的邻居,说他邻居打猎的时候子弹飞越了他家土地的上空!这种对土地严格维护的观念是古罗马人奠定起来的,一直延续到今天,形成了“我的住宅就是我自由的堡垒”的准则。如果别人不经过许可闯入我的住宅,我可以开枪打死他,而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这是一种是对土地所有权严格保护的观念,影响了后来欧洲启蒙学者们的社会契约论。


以罗马法为基础的西方法律都一直建立在保护私有财产物基础上,以此界定债权与债务的关系,界定继承权,界定偷盗罪,等等。如果没有保护私有财产物做基础,那么一般刑法的许多条款便失去了根据。


1215年英国《大宪章》共计63条, 至少有一半关乎对私有财产的保障。第12条规定,国王没有纳税人同意不得征收任何免役税和贡金,且规定赎金、策封、长女出嫁之费用等三项税金无全国公意许可不得征收;第14条规定了国王征收任何赋税所必须严格遵守的程序与办法,要求国王必须在指定时间与指定地点召开会议,且于40日之前将有关赋税征收的金额与用途告知“各大主教、主持、伯爵与男爵”等纳税人(贵族)。非经以大贵族为核心的大会议的同意不得征税的条款,成为后世“无代表则无税”原则的基础,奠定了英国xianzheng制度的最重要基石,并成为对君主权力进行限制的永久见证。第15条规定:“任何贵族不得向自由民征收任何贡金”;第16条规定:“对于以提供骑士服务而领有采邑者或其它自由土地持有人,不得强其服额外之役务。”第28、29、30、31条规定,国王官吏如郡长等不得强取任何人的五谷或其它动产,不得强取任何人的马匹或车辆以供运输,不得强取他人的木材以建城堡或作其它私用等。从此逐步确立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


在英格兰,财产权意味着“独立、责任与自由”,是对抗专制的核心。15世纪英王亨利六世大法官约翰·福蒂斯丘在《英国法礼赞》中说:“人民最初将他们置于王权统治之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保护他们的财产和人身,鉴于此,人民显然决不会同意绝对的权力,……英国法不承认‘君主的意志具有法律的效力’这一原则;相反,国王既不能‘改变那里的法律,也不能未经人民同意就夺取属于人民的东西’;这些法律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皆宣布支持上帝在其创世时馈赠予人民的礼物——自由。”“法国国王与英国国王之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凭藉他自己制定的法律统治其臣民,因此他可向他们摊派赋税而不征得其同意,而后者则不依据其臣民同意之法律,便不能统治他们。因此,没有他们的同意,他就不能征税。”


1556年英国政论家约翰.波内特发表《浅论政权》一文说,“我的和你的”对人类来讲是好事,因为它激励人们去劳动。“每个人都有权合法地占有自己的财产,并且谁也无权违反他人的意志剥夺其财产,即使是国王和皇帝也没有这种权利。”


1610年英国下院呈交国王的权利请愿书指出:“未经议会同意,任何人对其财物和动产之所有权都既不能也不应被国王陛下之任何专制权威所变易,也不能以任何方式对它们收费”。“绝对的所有权”禁止王权的单方面的干预,因此,“未经他们的同意,国王不能合法地拿走他们任何财产”。1614年,下院代表说:“ 如果国王可以凭藉其绝对权力征税的话,那么,没有人有把握他拥有什么;因为他的一切将受国王之支配。”“(国王的)索取存在着,就没有人有把握拥有对其财物的所有权。”1614年,议会对国王向臣民借款作了限制性规定,强调了贷出者的“不受任何强制的自由意志”。1628年,在反对国王强迫借债时,英国下院宣布“每一个自由人自古就有的和无疑的权利是,他对其财产和产业有充分和绝对的所有权”。下院投票认定,臣民“对于其自己的财物的所有权”是“根据于古老的习惯的”。


1628年6月5日英国议会宣言:“臣民对自己的财产、土地、领地拥有充分的所有权,法律像保护神圣的东西一样保护‘我的和你的’这种划分,这种划分能培育勤劳和英勇精神。国家如果没有‘我的和你的’这种划分,就不可能有法律,也不可能有司法,因为保护财产是两者的真正目的。”1641年议会在废除臭名昭著的星室法庭的法令中指出:“根据多次在议会中确认的《大宪章》的规定,任何人不得被强夺其自由和不动产”。1643年议会印刷的一本小册子说:“任何人保护他的财产免于被他人用暴力掠夺是合法的。”


1646年英国革命时期平等派理查德.奥弗顿断言大自然赋予每一个人自然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他说:“大自然赋予每个人私有财产,为的是谁也不能破坏它,谁也不能夺取它。”独立派代表艾尔顿对平等派说:“我说的全部要点,归结起来就是承认所有权的必要性。因为它是整个王国最重要的基础,并且,如果你消灭它,你就将消灭一切。”他坚决主张,任何宪法合理和正义的标准应该是“我们个人的安全、我们财产的安全、我们自由的安全”。


2.绝对财产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则的基本含义

在16、17世纪的欧洲启蒙学者们的社会契约论中,财产权居于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权利最后都被归结为财产权,亦即说财产权处于绝对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它是社会的主要目的,高于生命与自由的价值,或者说生命、自由、平等等各种权利是财产权的产物。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要义:一是它超越了一切世俗的权力,不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国王、皇帝这些最高统治者都得尊重私有财产。


在中国古代,有所谓灭族的酷刑,而凡被处以灭族的,其财产必定全部没入官府,成为“公有”即政府所有的财产。若皇帝看谁不顺眼,一道“诏令”便可以没收他的全部财产。东汉安帝刘祜时,皇太后邓绥女士临朝主政16年,任命她的哥哥邓骘担任大将军。公元121年,邓绥逝世,刘祜亲政,不但将邓氏家族的官员全部罢黜,而且没收了邓骘的家资田宅,徙封他到荒远之地。于是邓骘和他的儿子邓凤一块绝食而死。在西方,即使一个人因反叛罪判了死刑,国王或政府也无权没收他的财产。哪怕没有子女继承,也要根据民法规则,通过血缘关系,由近到远地找到合法继承人。


二是小到一枚钱币的侵权行为也要受到追究。侵夺他人财产都是犯罪行为,都要受到法律的追究。《悲惨世界》中的冉·阿让一生悲惨,起源于他仅仅盗窃了一枚钱币而已。少到一枚钱币的侵犯私有财产行为,也会受到法律的穷追不舍,是它的神圣性的第二要义。


三是它的时效没有限制。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之第三要义,就是它的时效性在法律上不受限制。1798年,拿破仑率大军路过比利时,他在一所小学的欢迎仪式上讲话后,当场捐赠学校一枚金法郎,并承诺以后每年今日都捐赠一枚金法郎。此后拿破仑又执政了15年,却再也没有到过这所小学。他于是欠了这所小学一笔债务。180年后的1982年,比利时政府向法国政府正式提出了这件久远的往事。他们用谦卑的口吻说,在伟大的法兰西面前,比利时是个小国。如果法国政府承认拿破仑是民族的骄傲,就应兑现当年的承诺,不过要按复利加上利息。如果贵政府认为拿破仑说过的话不算数,只要照会说明,也可以不认这笔帐。法国政府自然要维护他们的拿破仑,稍作商议后便慷慨允诺了。后来财政部一算,本息共175万金法郎,这么大一笔预算外支出政府无法拿出来。经两国政府协商,法国政府承诺以后长期给该小学提供资助,才使这一笔老掉牙的债务得到解决。仅仅一个赠送钱财的口头承诺,事隔180年,也要认真清算,哪像大陆中国的法律,规定私人债务的时效只有两年,为财富的侵夺行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通过政治理论、法律规定(尤其是宪法原则)和政治制度三位一体表现出来的一条根本原则。它的基本含义归纳于下:①拥有私有财产是每一个人的自然权利。②根据自然权利以及通过自然人之间的契约结成的政治社会中的法律,政府、社团和个人不可侵犯私人财产。③政府在以税收和其他方式征用人民的财产时,一定要经人民或其代表的同意,并有相应的法律程序以保证之,即不同意不纳税或先同意后纳税;人民是决定并管理税收的主权者,并通过民主的代表制度行使这种主权,政府不得以任何非法形式侵犯公民的私有财产,人民有权推翻侵犯私有财产的政府。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一原则的确立包括下述内容:

(1)在理论上的确立。

英国革命前夕和期间,包括议会成员在内的许多人发表了大量关于财产是人的自然权利,不经纳税人同意就不能征税、国王无权非法勒索臣民财产,政府的职责就是保护私有财产等言论。革命结束后,洛克最终从理论上确立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则。


作为古典自然法学派的代表人物,为了彻底批驳菲尔麦的“君权神授论”和“王位世袭论”,洛克不但从《圣经》的角度出发,论证了《圣经》里没有上帝赋予亚当统治他人的权利,从而彻底摧毁了菲尔麦等保皇主义者赖以为基的坚固堡垒。洛克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理论,是自成一体的体系。劳动赋予财产私有权正当性,而天赋人权则是私有财产先验的、形而上的根本保障。财产权是一种自然权利,并不是说人生而拥有财产权,而是说他靠自己的主动性、行动而拥有财产权;是先于国家而存在的“天然”权利,不是政府赋予的。财产权来源于自然法或自然理性,对私有财产权的任何侵害,都被视为对自然理性的破坏,因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就获得了某种自然法的根基,财产权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就获得了论证。为保护财产,为保护享有财产之天赋人权,在自然状态下的人们按契约原则组成政治社会,于是,政治社会与私人财产之间的正当关系便得以确立。于是,私有财产的神圣性、不可侵犯性便有了双重的权利保障,即自然权利和法律权利。


孟德斯鸠(1689~1755)从公民与政府的政治关系和民事关系的区别着手,强调民事关系中个人与国家的绝对平等,进一步发展了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论。孟德斯鸠说,“国家的收入是每个公民所付出的自己财产的一部分,以确保他所余财产的安全或快乐地享用这些财产。计算国家收入的尺度,绝不是老百姓能够缴付多少,而是他们应当缴付多少”。在个人与社会的财产关系中,他对后世影响最大的理论是政治法与民法的区别原则。他认为,政治法使人类获得自由;民法使人类获得财产。国家与个人在民法范畴内处理财产关系,就使两方处于平等的谈判地位,从而使私有财产真正足以对抗任何强大的对手而“神圣不可侵犯”。为了做到“应该仅仅依据关于财产的法律裁决的事项,就不应该依据自由的法律裁决”。他提出建立这样一条准则:在有关公共利益的问题上,公共利益绝不是用政治性的法律或法规去剥夺个人的财产,或是削减那怕是它最微小的一部分。在这种场合,必须严格遵守民法;民法是财产的保障。因此,公家需要某一个人的财产的时候,绝对不应当凭借政治法采取行动;在这种场合,应以民法为根据。他说:“在民法的慈母般的眼里,每一个个人就是整个的国家。”如果一个行政官吏要建造一所公共的楼房,或修筑一条新道路的话,他就应该赔偿人们所受到的损失;在这种场合,公家就是以私人的资格和私人办交涉而已。


(2)宪法上的确立。

英国的宪法文件和法国宪法都明确规定了纳税人先同意后纳税、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原则。


美国人权的核心是私有财产权。美国宪法起草者摩里斯(Morris)宣称:“只有文明世界才会为了保护财产权而建立政府”。当时的制宪者们强调,土地所有者是自由权最好的保护人。杰斐逊主张:人人拥有私有财产,政府保护私有财产,不让一部分人去剥夺另一部分人,从而使每个人都保持独立自由的权利。杰斐逊及其拥护者期望“使社会的每一成员容易地获得土地,以便提高获得平等机会、自由与公众德行的前景。”杰斐逊还设想分配小土地给拥有较少土地和没土地的人,以便让他们维持独立生活,避免对他人的经济依附。

在《独立宣言》规定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中,一般公认“追求幸福的权利”的核心就是洛克的“财产权”。美国宪法第1 条第10 款规定的各州不得通过“损害契约义务的法律”;第3 条规定的“因叛国罪而被褫夺公权者,其后人之继承权不受影响,叛国者之财产亦只能在其本人生存期间被没收”;第4 条第2 款规定的“每州公民应享受各州公民所有之一切特权及豁免”等,实际上间接规定了私有财产权不受侵犯原则。1776年6月12日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产生的具有宪法意义的《弗吉尼亚权利法案》第1条规定:“一切人生而同等自由、独立,并享有某些天赋的权利,这些权利在他们进入社会的状态时,是不能用任何契约对他们的后代加以祛夺或剥夺的;这些权利就是享有生命和自由,取得财产和占有财产的手段,以及对幸福和安全的追求和获得。”后来的美国的宪法修正案维护了这一原则。《权利法案》第3 条规定的和平时期军队未经屋主许可“不得居住民房”,战争时期亦须“照法律规定行事”;第4条规定的“人人具有保障、住所、文件及财物的安全……此项权利,不得侵犯”;第5 条规定的人民“不得不经过适当法律程序而被剥夺生命、自由或财产;人民私有产业,如无合理赔偿,不得被征为公用”等条款,更与私有财产权直接相关,只不过没有像人权启蒙思想家那样明确宣布私有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这一命题而已。


(3)政治制度上的确立。

首先是剥夺专制权。康芒斯说:“只要统治者对臣民的生命财产有任意处置的权力,就不可能存在什么不可侵犯的财产权”。所以,英国革命剥夺了国王的专制权,这就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则的确立奠定了基础。法国革命也剥夺了专制王权。

其次是纳税人代表掌握立法权,代议制是建立在纳税人基础之上的。这就从制度上保障了纳税人先同意后纳税,以及政府不能非法侵犯纳税人财产这类保护私有财产的原则。

其三,国家以私有财产为的基础,因此,任何政府首要的、不可推卸的职责就是保护私有财产;政府对财产的任何侵犯,就给予人民以推翻它的理由。

​文章分类:

© 2018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公民力量

  • Twitter Clean

Follow us on Twitter

  • c-youtube

Follow us on Youtube

  • w-facebook

​Follow us on facebook